促排卵药物

妈妈:真没用,什么都害怕,孩子最深的恐惧,

  记得曾接触过一个孩子,她很单纯,也很可爱,却一点也不曾感受过幸福。我们暂且用阿离代称她吧。
  阿离的经历其实很普通,如同大多数夫妻关系不和谐的家庭一样,阿离的父母也时常吵架,严重时甚至会动手。
  在阿离所剩不多的记忆中,最清晰的是某一次父母吵架时,父亲一脚将母亲踢到了院子的另一边,母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而阿离,则乖乖的在房间里,听着电视里的热闹,看着母亲坐在地上泪流不止,骂骂咧咧。
妈妈:真没用,什么都害怕,孩子最深的恐惧,
  阿离讲述这段记忆时,并未流露过多的感情,仿佛真的就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,目睹了一场闹剧。
  阿离的母亲,理所当然的选择了离开,阿离被法院判给了父亲。
  阿离说,母亲离开时,她哭着追了好远,可是母亲连头都没有回。阿离母亲的娘家其实与父亲相隔不过一个村,可能也就一两里路的距离。等到阿离大一点时,已经可以在那些弯弯绕绕的田埂上,独自走到母亲娘家了。
  于是她去了。母亲知道,却未曾露面,甚至大门挂锁。
  阿离说,后来的日子里,她不知道害怕为何物,似乎一切的恐惧,都在那场追赶母亲的大哭,与破灭的希望中,消失殆尽。
孩子最深的恐惧,来源于父母   室友们看到小强,害怕得哇哇大叫,阿离拿着拖鞋泄愤一般把小强拍得稀巴烂。
  同学路上看到大型犬,害怕得瑟瑟发抖,阿离抄起路边的棍子把狗吓得夹着尾巴窜出老远。
  同桌说,姥姥家的老房子里好多老鼠,半夜动静大得让她睡不着,第二天早上赶紧回家。阿离轻轻拍拍同桌,让她习惯就好。
  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,阿离在同学眼里像一个勇者,却被评价为怪胎。甚至有大胆的同学鼓起勇气与阿离做朋友,悄悄告诉她,同学们觉得她性格有点孤僻,不敢靠近。
妈妈:真没用,什么都害怕,孩子最深的恐惧,
  阿离说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  阿离说,六岁时,阿离一个人在老鼠横行的瓦屋里,等着深夜打完牌的父亲回家。一个人面对村里那些大孩子的欺负。一个人背着重重的书包,搬着比自己高的椅子去上小学。
  再大些,阿离就开始一个人生活。衣食住行,十岁的阿离全包了,以及父亲的伙食。
  阿离说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。小时候妈妈在身边,她怕小强怕得尖叫大哭,妈妈说:死没用,一个虫子也值得你哭。
  她也曾害怕一个人呆在屋子里,听着顶上老鼠跑老跑去的声音,也曾看到比自己还高的狗就瑟瑟发抖不敢走,甚至看到村里伯伯牵的牛盯着她看,她也觉得牛想撞过来,从而不敢往前走。
  可每一次,妈妈都说,阿离没用,胆子哪这么小,哪天把你一个人丢在坟堆里呆一晚上,练练胆子。
  练练胆子。阿离重复了一遍这句话,笑出了声。
  “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怕过什么东西。”阿离一脸的无所畏惧。可她握紧的拳头却暴露了自己的情绪。
如果生了孩子,为什么不能接纳孩子的情绪?   最初听着阿离讲述时,除了心疼,更多的则是在想,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,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妈。可阿离紧握的拳头却让人明白,阿离对那些常人害怕的东西,其实并非真正的无所畏惧。
  阿离看到小强,会愤怒的拿起拖鞋拍下去;看到狗,会干脆的抄起棍子;后来看到牛,她目不斜视的走过去…
  其实都只是因为恐惧已经到达极限,却又无人可依靠,小小的孩子别无他法,总要想点办法度过去,总要有点什么让自己敢去面对,愤怒便成为了阿离的依仗。
  阿离最初听到老鼠发出的声响,同样害怕,可妈妈骂自己无用的话刻在心底,爸爸又不可能陪着自己,只能熬到眼皮打架,再害怕也得睡觉。慢慢习惯了,也就无所谓了。
  但恐惧从未离去,而是潜藏在阿离的心底,不断的侵蚀着阿离,如果阿离不能找到除自己之外的支撑点,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崩溃。
  幸好,如今的阿离苦尽甘来,工作顺利,大权在握,可以活得肆意潇洒,那些内心深处的恐惧,暂时也就无法作祟。
  阿离的经历尽管是个例,但中国的传统教育中,又有几个父母,在面对孩子的恐惧时,真正接纳过?
接纳,该是父母的本职   接纳

    
  百度百科解释,所谓接纳,是我允许你以客体的身份,以及独特的结构,存在于我的内在。
  用在孩子身上,当理解为:我接受你独立的身份,独立的人格,独特的个性,各种各样的表现,各种各样的情绪,无论好坏。
  父母将一条鲜活的生命带到世间,更应当接纳孩子的一切,然后才是引导和教育。

    
  在《游戏力Ⅱ:轻推,帮孩子战胜同年焦虑》这本书中,作者多次强调,情绪没有对错,只有接纳情绪,才能更好的处理情绪。
  我们再细想一下,如果作为父母的我们都不能接纳孩子的情绪,又该如何教孩子正确的面对情绪?
  孩子哭泣、大叫、乱跑等等,甚至抓着你不放,都是孩子宣泄情绪的表现,可有些父母却把这些当作洪水猛兽。
  试想一下,当孩子年幼时恐惧、害怕,需要你的帮助,而你却半点安抚都不给他,一味的责怪孩子无用,要求孩子坚强,那么等到孩子长大了,又该用什么理由去心甘情愿的回报父母?
  为什么选择了生下孩子,却不愿意接纳孩子的所有?
  为什么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,却不让他感受到本该拥有的温暖和爱?
  为什么给了孩子生命,却不给孩子应该拥有的引导和教育?
  认为生了孩子就该等着孩子回报?凭什么呢?孩子没有权利选择是否出生,难道还没有权利决定是否继续承受不公的待遇吗?
  这世间不称职的父母太多太多,被伤害的孩子也太多太多,如果伤害可以在孩子年幼时避免,为什么不呢?又不是所有被伤害的孩子都是孤儿。何况,哪怕是孤儿,也并非每个父母都不称职,也不一定每个孤儿都不曾被接纳。
  当然,并非所有的父母都不愿意接纳孩子的情绪,也有很多父母愿意趁早发现问题,愿意为了孩子去改变。如果你是前者,这篇文章请当一个故事看看,如果你是后者,或愿意成为后者,请往下看。
如果父母愿意,孩子的恐惧,总会有更好的办法处理   孩子害怕的东西千奇百怪,有些在大人眼里无关紧要的东西,在孩子看来,可能就变得面目可憎。
  有些父母总会习惯性的说一句:“怎么这么没用,打个雷都怕!”“能不能坚强点,胆小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“宝贝很棒的,根本不需要害怕!”“没关系,你一定可以战胜恐惧!”
  战胜恐惧,小小的孩子没有心理支撑,他唯一的支撑——父母明明在旁边,却只会提要求,说些假大空的话,孩子该拿什么作为自己的心理支撑,梁静茹带来的《勇气》吗?
  如果真的想改变,那就在接纳孩子情绪的前提下,这么做吧:
妈妈:真没用,什么都害怕,孩子最深的恐惧,
  第一步:共情
  事实上,第一步本该是接纳,但前文如果不能让你改观,后续所有内容都将毫无意义,你没有必要继续浪费这个时间。

    
  在《游戏力Ⅱ:轻推,帮孩子战胜同年焦虑》一书中,作者提到名为“情绪测量计”的工具,来自于一种名为“主观痛苦值”的测量计,将情绪划分出等级。但是在中国大多数家庭中,将这一点其实很难实现,所以我们还是采取人为的“拟测量”比较合适。
  以0-10为标准,假设孩子此刻大哭不止,尖叫不断,完全听不进任何人的声音,我们可以假设恐惧情绪值在7以上。这时请不要尝试劝说,而是抱抱孩子,轻拍安抚,柔声安慰,语言可以是“我知道你很害怕,但是别太担心,妈妈会陪着你的。”
  让孩子充分感受到父母的爱护,做到基本的共情。等待孩子的情绪逐缓和后,再进行后续步骤。
  如果孩子的情绪处于崩溃边缘,或者表现稍好,我们可以假设孩子的恐惧值在3-7之间,那么在共情的同时,可以找找孩子心理上的“临界点”,利用“临界点”疗愈孩子的恐惧感。
  如果更低,也请不要轻易的忽略,稍稍安抚,孩子就能稳定情绪,此时再引导、劝说,孩子才听得进去。
  第二步:引导
  基于前两步的基础,尽可能的帮助孩子平复情绪,接下来就该进入引导阶段了。
  引导当然不仅只有一种办法,我们以游戏为例:

    
  在《游戏力Ⅱ:轻推,帮孩子战胜同年焦虑》一书中,作者提到,孩子过于年幼,面对恐惧只能哭,大人无法很好的和孩子语言交流,可以采用游戏的方式引导。当然,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情绪,也需要采用不同游戏方式。
  如针对小宝宝的躲猫猫——拿东西捂住脸,然后冒出来向宝宝“喵”一声(大多数父母都曾与婴儿时期的宝宝做过此类游戏。)
  宝宝大一点,有一定的语言交流能力后,过家家、模仿玩偶对话等等,都是不错的选择。
  面对婴儿的恐惧,我们无法很好的劝慰,更无法达到良好的引导效果,以安抚和分散注意力为主就足够。
  面对可以交流的孩子,在游戏过程中,我们可以将孩子恐惧的事物引入游戏,例如孩子害怕打针,父母则可以扮演弱小一方的病人角色,让孩子扮演医生,描述病情、描述为何生病,确认病情,确认药物,然后打针。过程也许不需要太严谨,但可以尽可能的丰富内容,既让孩子正视打针,同时加强预防。
  如果孩子害怕的是某件事,某个过去的经历,则可以采取复述经历的办法。

    
  在《全脑教养法》中,关于“复述故事”有过详细解释:孩子们需要复述故事,这不仅可以让孩子弄清楚事情的经过,还能将孩子的注意力转移到好的方面。
  例如前文的阿离,看到牛瞪着大眼睛看自己,阿离害怕得不敢走路,直到赶牛伯伯将牛牵到另一条路,阿离才敢动身。
  如果事后阿离能够向母亲倾诉,母亲详细地询问孩子的经历,如走得是哪条路,赶牛的伯伯是村里的谁谁谁,你本来打算去做什么…
  等到孩子敞开心扉,再问问牛的样子,详细问问牛当时在做什么,是在慢悠悠的吃草,还是拍着尾巴赶蚊子,然后告诉孩子牛有没有任何冲过来的举动等等。
  既帮助孩子回想当时情景,发现更多美好的事物,同时理清孩子的恐惧来源,及时引导孩子理智的分析源头是否真的如想象中那么“吓人”。
  孩子生来无辜,哪怕父母自身的童年经历不算好,也不该将一切压力强加给孩子。每个孩子生来都是天使,至于后天成佛成魔,全看父母如何对待,请尽可能的善待。
  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雪栅稳排卵网